<progress id="zdnpf"><cite id="zdnpf"><ruby id="zdnpf"></ruby></cite></progress><var id="zdnpf"><video id="zdnpf"></video></var>
<ins id="zdnpf"><video id="zdnpf"><menuitem id="zdnpf"></menuitem></video></ins><cite id="zdnpf"></cite>
<var id="zdnpf"><video id="zdnpf"><menuitem id="zdnpf"></menuitem></video></var>
<var id="zdnpf"><video id="zdnpf"><menuitem id="zdnpf"></menuitem></video></var> <var id="zdnpf"><video id="zdnpf"></video></var>
<cite id="zdnpf"></cite><cite id="zdnpf"></cite>
<ins id="zdnpf"></ins><cite id="zdnpf"><strike id="zdnpf"><thead id="zdnpf"></thead></strike></cite><var id="zdnpf"><strike id="zdnpf"><listing id="zdnpf"></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zdnpf"></menuitem>
<var id="zdnpf"><video id="zdnpf"></video></var>
<menuitem id="zdnpf"></menuitem>
<ins id="zdnpf"></ins><cite id="zdnpf"></cite>
<ins id="zdnpf"><span id="zdnpf"><menuitem id="zdnpf"></menuitem></span></ins>
<cite id="zdnpf"></cite>
Discuz! Board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資訊

訂閱

好好演戲的柳巖,比她的身材更吸引人

2019-11-12| 來源:互聯網| 查看: 317| 評論: 0

摘要: 難得。這部戲還有不少“難得”。大鵬柳巖,這對組合在一起就充滿潛臺詞的搭檔,難得坐下來認真演戲。國產電......
火石配資網

難得。

這部戲還有不少“難得”。

大鵬柳巖,這對組合在一起就充滿潛臺詞的搭檔,難得坐下來認真演戲。

國產電影,也難得玩的這么直給。

而在眾多“難得”中。

條姐瞅準了它最驚艷的一道。

「受益人」

壞猴子出品,寧浩監制。

《受益人》一出手,就夢回《瘋狂的石頭》里那座全員脫線的山城。

故事很簡單,一句話就解釋得清:

兩個倒霉蛋走投無路,設計了一場奇葩的騙保案。

鐘哥在保險公司身居要職并挪用公款,眼看東窗事發。

吳海渾渾噩噩,靠代駕看網吧這些零活勉強度日。

本也胸無大志。

奈何。

被手辣心黑的鐘哥坑上賊船。

而鐘哥,搖身一變成了幕后操盤。

臟活累活,都得吳海沖鋒陷陣。

1000萬。

這是兩位笨賊給自己定的KPI。

打哪兒來?

鐘哥早就在直播間找好目標。

頂著波波頭假發,涂著夸張的脂粉。

拎著地攤假貨,穿梭在破舊的出租房。

收到塊手表,還挑挑揀揀要那個最新款的。

就這樣拜金的女孩,怎么可能不上鉤?

沒成想。

魚兒確實是上鉤了。

可也把他倆帶進了溝里。

對沒看過全片的朋友,條姐不多劇透。

單拿殺妻騙保這樣的故事來說。

國內國外,見怪不怪。

還就是寧浩身上那股非得把草根按進地里的壞勁兒,能讓條姐眼前一亮。

即便這樣。

條姐對《受益人》還是不大滿意——

兩個字,太飄。

這也是很多新人導演會犯的取舍問題。

既想打進現實的共情,又舍不下荒誕的腔調。

兩相顧,也就是兩相誤。

但條姐又看到。

能把這部片子“拽”向地面的唯一線索,在她的手里攥著。

這也是導演的識人之明。

他算準了柳巖的前半身能切題。

但他好像也沒料到。

柳巖的后半身會有驚喜。

「小狐仙」

玉面,朱唇,媚眼。

滿眼溝壑縱橫。

銀幕上的柳巖,好像一直是荷爾蒙的代名詞。

但條姐愛追問。

這一切,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性感非性感。

對柳巖來說,這道坎在《男人裝》。

此前據她在護士學校的室友說,她是那種連舞會都不去的女孩。

非科班出身,憑興趣參加主持人選拔比賽。

也就是一個有主見的傳統姑娘。

《男人裝》之后。

她才開始起了變化。

有一次節目中,她多年的主持老友看著照片小心翼翼地發表意見。

你的照片漂亮

但大膽

一旁的柳巖什么反應?

也就是多年老友。

不然,可能早甩臉走人了。

在早年選秀的舞臺上,她曾經半表演性質地說出過人生理想——

我想做貓一樣的女人

貓咪嘛。

女孩子哪個不喜歡?

伸個懶腰,就有人過來憐愛。

但事實是。

據她自己回憶,那些年自己活得更像一只“雞”。

一只“斗雞場的小雞仔”。

大小節目中,她基本是談“胸”色變。

更不止一次地在鏡頭前表態:

我柳巖,學不來裝傻,不想做花瓶。

也不想被調戲。

這時候的柳巖,機靈,但擰巴。

既享受著包裝帶來的紅利,又拒絕所有負面評價的余地。

帶著點蠻不講理的雙標。

但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真正的通透,恰恰是接受。

外如寡姐。

歐美天字一號的絕美diva,不少人排隊喝洗澡水的存在。

當年,照樣被不雅照片攪得風風風雨雨。

結果你猜她怎么?

沒過多久,直接全裸出鏡一部文藝片。

想看,老娘索性給你們看個夠。

內如舒淇。

記者問她,為什么拍全裸寫真集?

她回答,那個時候只有17歲,只有本能。

拍《玉蒲團》的時候在想什么?

要脫,就痛痛快快地脫。

所以。

單純暴露稱不上性感。

散發性魅力而自知。

又敢于大方地擁抱這份魅力,才稱得上。

尖銳非尖銳。

對柳巖來說,這道坎在《煎餅俠》。

擁抱自己,從說出那句臺詞開始——

大家都說我只會借胸上位

你那胸是借的嗎

從那以后。

“賣點”,成為武器。

柳巖開始自知,不回避。

她明白,周身部件都可以成為表達的武器。

在《演員的誕生》為自己拉票的環節上。

她也把自己當作一件武器。

直面過后。

反倒迎來內心的平靜。

當然,同樣一份平靜。

有人會解讀成溫柔,有人就會解讀成妥協。

16年柳巖上《惡毒梁歡秀》,梁歡在一邊激動地問她:

你怎么就是不能“婊”一點?

“婊”一點,你可能就是下一個時代icon。

柳巖笑著答:

因為我就不是這樣的人啊。

不是一意孤行,會去一己之力挑戰時代的人。

那她是什么人呢?

還是聽她自己說——

比起主持人,我更想做個演員

因為主持人要把舞臺空間留給別人,我舍不得

我更想自己表達

“做個演員”。

一聲輕呼,帶她來到了《少帥》里的“表嫂”面前。

在接戲前,她有過猶豫。

不光是野史上的八卦傳說,還是角色的出身。

更在于這一對特殊的人物關系——

嫂子,叔子。

俗話說,寧在大伯子腿上坐,不從小叔子眼前過。

對涉世未深的少年來說。

嫂子既像母親,又像夢中情人。

既承擔人格啟蒙的任務,又承擔性啟蒙的任務。

因此。

劇本雖沒寫破,但隱含著曖昧的味道。

稍一不慎,就難免流俗。

你看柳巖用什么破題?

笑。

同樣的兩個“笑”,同樣服侍洗澡的場景。

唯一不同的,是對手的年齡階段。

面對少年“六子”。

她撩起水花,笑得花枝招展。

這個笑,是往外放的。

而面對成年“少帥”。

她像以前那樣作弄,卻換了個笑法。

這一番,笑得低眉順目。

這個笑,是往內收的。

一收一放,兩個笑容疊加在一起。

無需廢筆,卻把對手成長的整個軌跡勾勒出來。

所以。

下面的戲份不用大動干戈,只要輕輕地解開外衣的扣子。

就留出無限的遐想空間。

3天拍攝。

柳巖憑《少帥》拿到白玉蘭獎最佳女配的提名,獲封“最美表嫂”。

記者問她,你是怎么準備這個角色的?

她說,要查資料,要知道張學良小時候是什么樣的狀況,要知道他們是如何相遇的。

就憑這句話。

她或許說者無心。

但條姐看到,她手上已經握著無形的鑰匙。

而這把鑰匙。

足以讓她褪去華美的貂裘,開啟演藝生涯的下半場。

「岳淼淼」

說回到《受益人》。

私下聊天的時候柳巖問大鵬,你對吳海這個角色有把握嗎?

大鵬很實誠,說沒有。

柳巖又問,那你是什么時候相信這個角色的呢?

大鵬說,是我看到你生吃辣椒的那一刻。

一句話,直接指向柳巖在《受益人》里的第一段高光表演。

電影里,柳巖扮演的“岳淼淼”參加無厘頭的吃辣椒大賽,只為把獎品送給丈夫做禮物。

怎么拍的?

辣椒+芥末。

老實講,笨辦法。

但配上下面涕泗交流的臺詞,效果實在漂亮。

我還不稀罕第一名嘞,要的就是第二名的獎勵

是電動車不,拿回去可以給我老公騎

讓他努力工作,賺錢養家

哎,你們去采訪那個第一名,他好厲害的

而在另一邊。

劇情設計,大鵬柳巖此時并不同框,只能看著電視屏幕作反應。

大鵬做了什么反應?

他說,當下瞬間他清空掉自己原本的所有表演設計。

他樂了。

邊樂還邊招呼身邊人來看,這是我老婆。

這一樂,又有兩層意思。

是慶幸——

我何德何能?

是釋然——

我已下定決心。

表演結束,他甚至都沒法平復情感的沖擊。

好的演員,為對手演戲。

這就是條姐上面說到的那把“鑰匙”。

表演的至高境界,一定是互相成就。

而柳巖,似乎已經從無意走向自覺。

再來看第二段高光。

這是專屬于柳巖的時刻。

也就是被頂上熱搜的“卸妝”。

摘下假發,沾濕化妝棉。

在說到年齡的時候,她張開嘴巴咳出一口氣。

既是驚訝,原來掩飾得太久連自己都會騙過去;

又是解脫,卸掉面具呼吸新鮮空氣的感覺真好。

而后,頭簾門簾一齊掀開。

內心的防線,轟然決堤。

這段表演,劇本上本來沒有臺詞。

純粹是柳巖的現場發揮。

其實回頭看看,“岳淼淼”的人生軌跡和柳巖又豈止幾處重合?

操著塑普家鄉話,又流利地切換粵語——

見證她從湖南到廣州的漂泊。

網紅主播的工作——

也是她一重職業身份。

包括多病的父親設定——

也暗合真實生活中的打擊。

以至于大鵬時常在琢磨。

眼前的到底是柳巖,還是“淼淼”?

39歲的柳巖,遇上38歲的“岳淼淼”。

這是她的幸運。

但條姐更貪心一點。

對一個有偶像包袱的女藝人來說。

呈現真實很不容易。

但對一個演員來說。

重塑真實更不容易。

邁向40的柳巖,能不能演一個不那么“柳巖”的角色?

也不怪大家有這樣的疑惑。

她說,是她主動給大家的太少。

我也有過(演)文藝片的機會,但現在做什么更重要

我不擔心,因為那是明天的事情

至于為什么是未知期限的“明天”。

條姐想,可能是無奈,也可能是表達欲還不足以支撐。

但如果是因為殘存的顧慮。

在這條路上的先驅陳沖,已經給出了溫柔的答案:

都沒事的,都會過去的。

而當這些過去。

人們記得的,不是你說過多少震耳欲聾的話。

不是你出過多少精修的機場圖。

而是像《受益人》這樣的高光時刻。

這樣的時刻累積起來。

你被人記住的面孔就將不再是女神柳巖,不再是主播柳巖。

而是演員柳巖。

分享至 : QQ空間

10 人收藏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邀請

上一篇:暫無
已有 0 人參與

會員評論

社區活動
關于本站/服務條款/廣告服務/法律咨詢/求職招聘/公益事業/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碭山百科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碭山百科網 X1.0
飞艇为什么输的人多